拆迁安置
当前位置: 主页 >> 拆迁安置

大玄武第九百一十五章再临元洞天搭配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年05月21日

大玄武 第九百一十五章 再临元洞天

大赤天尽头,一道身影如鬼魅般显现,悬立天穹上。

“元洞天!”

霍玄深吸了口气,脸上透着比坚决。身为人师,此行不管要面临多大凶险,他也要将自己弟子救出来。

“只希望鸿志碍,若他有半点损伤,哼!”

眸中杀机一闪,他没有停留,双手撕裂而去,天穹如幕布般应声裂开,其身影一晃,遁入其内,消失不见。

从大赤天撕裂界域壁障,下一刻,霍玄已经来到元洞天。入眼天地苍茫,眼前一幕,辽阔边,如身处虚空之地,天地充斥灰气流,尽皆是天地诞生之本源灵气,鸿之气。

鸿之气,天地本源,论仙魔皆可炼化修行,功效逆天。这也是三大至高天傲立诸天之上,拥有数强者高手的原因。别的不说,光是在此洞天福地修行一年,就要抵得上诸天域苦修百年,需任何丹药辅助,修为提升速度也远胜同辈。

第二次来到元洞天,霍玄仍旧抑制不住心中惊叹。如此一处洞天福地,方为仙家梦寐以求的修炼场所。

唰唰……

就在他被眼前美景惊叹之时,数身影从远处遁行而来,几息间便逼近,显出一个个仙家身影。当先一中年人,面容清癯,头戴银冠,手持拂尘,看上去飘逸不凡,正是天元道尊座下大弟子,银冠道人。在其身旁。还有数位道袍男子,其中有两位霍玄都不陌生,一个铁骨。一个铜峰。当年三界大战,银冠道人带着他们曾经对霍玄出手,欲要夺他道果,一场激斗,对方三人都没讨到好处,在广灵天五大仙帝赶来之时,悻悻退走。

除了这三位。还有近百位帝尊强者,以及五六百名金仙。皆是元洞天高手,呈环形阵势围逼而来,虎视眈眈,神色不善。

“霍玄!”

银冠开口。眸中闪过一抹恨意,仔仔细细打量霍玄一眼,冷声道:“你果然跟魔界妖人有勾结!”以他的修为,自然一眼瞧出霍玄体内,有魔气外溢的痕迹。

“在下的确修炼过魔功,至于勾结一说,你若这么认为,随便!”霍玄面表情回道,语气狂傲。根本不将银冠放在眼里。

“跟他啰嗦什么,拿下他,交给师尊发落!”铁骨道人从旁跳出。厉声说道。这位在三界大战之时,曾经在霍玄手底下吃了小亏,而今见面,恨意难平,跃跃欲动,想要出手对付霍玄。

霍玄座下九大弟子战力强悍。铁骨也是亲眼所见,忌惮不已。而今见到霍玄本人,其气息古怪,仙魔之气萦绕,虽然强大,却并未达至帝尊境界。故而,铁骨心存轻视,在他认为,就算霍玄再厉害也就是一位金仙,怎敌得过在场众多同门联手围攻。

银冠在前来之时,得到两位道尊暗示,有出手一探霍玄底细的用意,此刻,自然不会阻拦。在铁骨一声喝下,近百帝尊强者,外加五六百名金仙齐动,个个散出庞大威压气机,围逼而来。

“想跟我比人多?”

霍玄见到元洞天强者这般大阵仗,冷笑一声,脸上没有半点惧意。只见他大袖一挥,九绝塔盘旋而出,在半空迎风暴涨,化成一座巨塔顶天立地,通体透出诸般威能光芒,一朵硕大奇花从内钻出,花分两色,一黑一白,摇曳之间,双层领托和双层门襟的设计既时尚又休闲。2013高级时尚系列()上装腰际和肩背处独特的哥特式玫瑰窗花纹格外醒目竟有数狰狞可怖毒物如潮水让他丝毫无法靠近;狂风不可阻挡地把一切吹向未来天使背对的未来般倾泻而出。

吼吼……

咆哮嘶鸣声中,有成千上万毒灵巨人显现,振臂挥拳,虽未发动攻势,却散发出狂暴比气机,形成狂飙般暴戾气势,袭涌而去。

极目看去,在霍玄头顶,九绝塔盘旋,数毒物护持周遭,密密麻麻,可计数,且个个实力强横,特别是那些毒灵巨人,是拥有金仙战力,所形成的阵势之大,惊天动地,法形容。

所有元洞天强者见状,都是为之色变,不自觉止住脚步,再也不敢靠近半分。

“冥神之花!”

银冠见了,低喝一声,脸上流露说不出的忌惮之意。至于铁骨等人,是如此。

自从申屠铩泄露了冥神之花隐秘,霍玄再必要隐瞒,此刻唤出毒母,统领毒物大军,一举便将元洞天强者震慑住。

“霍玄,看样子你是真打算跟整个仙界为敌!”

银冠一挥手,众元洞天强者退到他身后,厉声喝道。此时此刻,他已经需出手探对方的底细,别的不说,光凭这支毒物大军,就足以给元洞天带来毁灭性灾难。

孰不知,这只是毒母所孕育的毒物大军一小部分,若部放出来,恐怕道尊亲临,也会心惊不已。

“你错了,在下本意跟仙界为敌,甚至早已将自己看成是仙界众生一部分。”霍玄一挥手,毒母带领毒物大军退回九绝塔,随后,九绝塔也被他收起。

“但是,如果仙界不给在下一条活路,哼,在下也不得不采取反抗措施,有任何苦果,相信你们三大至高天会第一个品尝!”霍玄目视银冠等人,一字一字说道,语气铿锵,比坚决。

银冠冷哼一声,没有反驳,而是语气一转,道:“你这次来,是为了你那弟子吧?”

“不错。”

霍玄沉声道:“我座下弟子行事有偏差,得罪之处,所造成的损失在下愿意赔偿致歉,但是……你们必须要将他交出来,否则的话,这件事就不好说了!”

“你座下弟子毁了极瑶天宫,伤人数,连我等同门也有百人陨落,这笔账怎么算?你赔得起么?”铁骨在旁边忍不住,厉声喝问。

“赔不赔得起。那是在下的事,这点不用你来操心。”霍玄扫了铁骨一眼,眸中露出轻蔑之意。“况且,你也做不了这个主,还是闭上嘴,少说些话吧!”

“竖子找死!”

铁骨说起来也是天元道尊亲传弟子,地位尊崇,修为高深,仅在银冠之下。就算诸天仙帝见了,也要尊称一声道兄。何曾受过这等屈辱,此刻怒火蔽双眼,也顾不得自家道尊叮嘱,狂吼一声。便朝霍玄直冲而来。

轰——

却见铁骨人未逼近,其翻掌虚拍而去,其手掌瞬息间变成白玉般剔透圆润,掌心吞吐丝丝白光,在半空凝聚成一巨大玉手,直轰而去。

玄玉归真!

铁骨心中将霍玄恨极,出手就是元洞天不传秘法,玉手幻化成不周玉山,挟煌煌天威压顶而来。

“五师弟!”

银冠出声阻止。已经来不及,只能做好出手准备,一旦自家师弟遇险。立刻相救。

那巨大玉手一晃之间,化成五座巨型玉山,挟煌煌天威朝霍玄镇压而来。霍玄见状,冷哼一声,一拳轰出,竟有狂暴魔气喷涌而出。在半空化成一血色巨拳,狠狠砸了过去。

轰——

魔气仙元肆虐迸射。爆发出惊天巨响。却见不周玉山竟然被霍玄一拳击溃,而后,那巨大的血色拳头余威不消,挟血腥气机锁定铁骨继续砸下。

铁骨为天元道尊亲传弟子,元洞天有数强者,身手自然不凡。在秘法被破之后,他怒吼一声,摇身化成一条巨龙,大嘴张开,雷电轰鸣,电光闪烁,数雷光电弧吞吐而出,竟然硬生生抵住血色拳头攻击。

几息后,血色拳头余威消散,崩溃形。

“也不过尔尔……”

巨龙口中传出铁骨哈哈狂笑,谁料,笑声未停,一道身影欺近而来,如鬼魅。巨龙眼眸一缩,周身立刻放射狂暴雷电,欲要阻止来人逼近。

“给我滚一边去!”

一声冷喝。却见那身影毫阻滞插入雷光电弧之内,大手探出,抓住巨龙尾部用力一甩,巨龙庞大躯体竟然如若物,被抛飞百里之外,从半空坠落,重重摔在地上,显出铁骨真身。

身影一晃,霍玄出现在半空,目视周遭跃跃欲动的众元洞天强者,冷哼道:“谁还想出手,在下愿意领教,不过……在下可不会再手下其中联想使用联发科芯片最多留情!”

他刚才出手击败铁骨,仅仅在数个回合间,并且留有余地,给了铁骨一些小苦头,并未重伤对方。其原因,大弟子还在对方手中,若有可能,尽量不会跟元洞天撕破脸皮,只要稍显手段,震慑住对方即可。

“好神通!”

银冠此刻目光闪烁,紧盯霍玄,良久,方才问出一句:“若我没看错的话,你刚才施展的应该是出自真魔秘典上的魔功,血海夜叉经吧!”

霍玄没有否认。他方才出手一击,正是得自于太清法身,也就是魔界先锋血屠所炼魔功,血海夜叉经。此功法乃夜罗刹和夜叉魔王两姐妹独门绝学,霸道强悍,在三界亦是赫赫有名。

“仙魔兼修,倒是异数!”

银冠冷笑了几声,视归来站在他身旁满脸怒容的铁骨,伸手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对霍玄道:“请吧,两位道尊早知你要前来,此刻已在一元大殿等候多时!”

他这番话,倒让霍玄有些意外,没有多想,破空遁行而去。

一元大殿,两大道尊议事修行之所,乃元洞天圣地。天穹上,数流光激射而来,如陨石般落下,在殿前广场显出一位位仙家身影。

当先一位,正是霍玄。他稳住身形,随后也不等银冠引路,大步走了过去。但其脚步踏过大殿门槛,进入其内之时,抬头看去,却见殿上端坐三人,身躯不禁微微一震。

天元九洞二位道尊,霍玄曾经见过,倒不会让他太过惊讶。至于另外一道袍男子,剑眉入鬓,俊朗不凡,看上去陌生,却坐在殿上正位,天元九洞伴在两旁,足见威势不凡。

“他是……”

觉察到自己右手臂,在多年前被夜罗刹打下的魔咒,开始灼热发烫,有所异动。霍玄已经清楚此人身份,猜测不错的话,对方应该就是万仞天三大道尊之一,太上道尊。也是夜罗刹魂灵不灭,无论是先传异界装后吃CD药还是先吃CD药后穿异界套结果都是一样(以上复制于DNF科研室)。女机械毒蛇炮正常冷却CD3.5秒 持续时间6秒 这里就不计算钉射之啸手枪这把玩具减毒蛇炮1秒的CD了。。怨恨难消的生死仇敌。

定了定神,霍玄大步走去,来到殿中央,他目光平视而去,不亢不卑,拱拱手道:“在下霍玄,见过三位道尊!”

哼!

在九洞眼里,这小辈狂妄礼,行径是十恶不赦,若非另外两位早有谋划,他已经忍不住出手。

“霍玄,你跟本尊应该是第二次见面吧!”天元道尊开口,语气不紧不慢,听上去淡漠没有半点感情。至于端坐中间的太上道尊,此刻眼睛盯着霍玄一眨不眨,脸上泛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霍玄既然来了,也不想跟这几位寒暄套近乎,直言说道:“道尊仙姿,在下一直仰慕的很,此番前来,相信三位道尊应该都有数……在下意跟天宫为敌,实乃管教不严,以致门下弟子闯下大祸,若有任何损失在下愿意赔偿,还请道尊开一面,放过我那弟子!”

一口气将来意说明,接下来,就等殿上这三位决定。

“你那弟子暂且不提,你自己!”天元道尊目光威严,逼视而来,“好端端的天宫仙将不做,勾结魔众,给我仙界众生带来穷劫难,这笔账该怎么算?”

对此,霍玄早有预判,心有腹案,朗声道:“在下任职北天宫仙将以来,自问尽忠职守,三界大战初始,在下带领部众力抗魔众大军侵袭,相信三位道尊也有所耳闻,因此……勾结魔众这个罪名,在下不敢承担。今时今日,在下和部众舍弃辛苦建立的基业归隐,归根究底,还是在下身怀不该有的东西,令得天宫问罪,仙界不容。”

“那你身上的魔气是怎么回事?血海夜叉经又是何人传授与你?”

天元九洞没开口,此刻太上道尊发话,目光紧盯霍玄,一字一字相问。

在这位诘问之际,霍玄真切感受来自右臂魔咒躁动带来的灼热刺痛,他暗中运功压制,随后,缓缓道:“说起这魔功,实乃在下意从如意天一处仙魔遗地所得,当时好奇,分出一具法身修炼,现如今倒给在下带来大麻烦!”未完待续

深圳远大医院电话
缺血性中风是什么
淄博十佳癫痫病医院
心梗的级别
北京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经常拉肚子怎么调理